布达佩斯——多瑙河上的明珠,风景与星星交织在一起

“他们”身后的故乡,成了“我们”要新奇并渴望奔赴的他乡。

新年旅程第一站:

入住篇丨大饭店?

在缤客上预订的酒店,岂料是一间民宿。门牌不难找,却不得不在马路牙子上等待神秘的房东出现。挂掉电话不久,一位身形消瘦,花白短发、精干的老太出现了,她的两肩分别挎着一个银光绿环保袋和一只黑色女士包,看起来都装满了东西,沉甸甸的,就像是从大老远刚旅游回来。

“你们是住宿的?”她面无表情,用稍显顿促的英文说,声音很轻。

“嗯,是。”我和同伴尴尬地互相看了一眼,感觉这情形就像是街头递暗号,待会不知要干什么“勾当”似的。

“预订过了?”

“嗯。”

“你们xxxx?预约xxxx?”老太太仍旧没有表情地幽幽地说。

一串听不懂的英文,让我和同伴面面相觑。

“我们是刚才跟您打电话的。”

“我xxxx。”老太太好像也没有明白我们在说什么,干脆白了白眼,似乎很无奈地伸出四根手指,“40欧的?”

“嗯!对对对!”我俩拼命点头。

“那走吧。”她依旧面无表情,甩甩头,示意我们跟她走。

走过一间很高、很宽、暗黢黢的廊道,右拐,房东太太引我们到电梯,果然,这电梯的岁数和这栋建筑非常匹配,两道门都是手动开关的,一脚踩进去,电梯整个往下一沉。三个人挤巴巴地塞进去,按了层数,电梯就开始轰隆隆启动了。

电梯打开的那一瞬间,已经可以清楚地看见建筑的构造了。这是一栋有天井的楼,由四面围成,每一面都是住户,每一层的走道都有铁栏杆,每一家的窗户和门就正对天井,来来往往的邻居都可以看到屋内的样子,我想这就是我们二十年前所说的筒子楼。墙壁被双层薄荷绿,因为年代久远,所以色泽有点暗淡。楼内十分安静,偶尔看见一位老人慢慢地在对面的走廊上走过。这感觉,真像是以前在太奶奶家的时候。

打开我们要住的那一户,首先是一扇漆成白色的铁门,接着是装着窗户的木门,进来竟别有天地。入户是一米见方的门厅,门厅正对厨房,双人位餐桌椅就摆在靠墙的位置,厨房背后是安有洗碗机和电冰箱的储藏室。一大一小两间卧室并排,天花板十分高,宫廷式大灯垂下,墙壁双城鹅黄色,错落有致挂着大大小小的油画以及颜色各异的装饰盘。

这不就是理想的之居吗?它地处当地人聚居的地方,完全老派的风。

改良的壁炉里,可以看见火焰跳跃。深木色的房间中,被点热的空气迅速蔓延。短暂的栖身之地把将要开启的旅程刷上浪漫的调子。

游览篇丨左手布达,右手佩斯

多瑙河横跨。

曾经是布达和佩斯的两座城市,被长河系在一起。跨河而过的桥梁就像是纽带,将两颗明珠互相牵绊。

左手,布达,是丘陵上的皇宫和渔人的堡垒,它仿佛在讲述城市古老的历史。

右手,佩斯,是灯火辉煌的街市,好像今生和来世都从这里荡开。

沿延,从右岸步至左岸。这座没有桥墩的“白桥”,在建成时曾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斜拉桥,伊丽莎白之名正是来源于伊丽莎白·阿玛莉亚·欧根妮——皇后和王后茜茜公主。

慢慢由地势略低的河岸,渐渐登上高地——布达王宫所在之处。13世纪开始创建的王宫,其规模在马加什时代(1458—1490)达到高峰,15世纪末成为最辉煌的王宫之一。可是王宫在历史的长河中命途多舛,占领布达期间,长期失修,1686年又被战火化为灰烬。18世纪开始部分重建,至19世纪中期后,原宫得以修复并有扩建。到了20世纪,又在二战的战火中惨遭破坏。如今所见已是它战后重修的模样。

王宫绿色的圆顶,极富的建筑特色;傲然昂首的雄狮,仿佛在彰显昔日王族的权力与贵气。

对面的佩斯尽收眼底,彼岸的遥相呼应。

河畔小楼鳞次栉比,红色屋顶,蓝色天际,多瑙河水湍急而往。

在城堡山丘上,沿着河走,就会抵达。

建于1905年,最早曾为鱼市,后来渔民们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而修建了此堡,作为防御之用。

附近的修建于公元1255—1269年,哥特式教堂上叠附色彩多异而整齐的屋顶,新奇的模样,着实好看。

冬季里,北方的夜色总是来得很急。

四五点的光景,已经黑幕降临。星星点点的灯火像是被黑夜点灯人一片片点燃,在深蓝色的苍穹底下,迸发着温暖地黄光。

要从佩斯离开了,踏上,小汽车亮着温柔的前灯光窣窣从迎面而来,然后驶远。桥链子上,许多挂锁,殊知是不是因这世上的恋人儿们断不相信爱情的长久才想将它锁住呢?

夕阳点染,蓝色、深紫色、绯红、橘黄,天空的色彩数不尽。它变幻万千,它在循环,它随着时光流逝永不回头永不相重。

落日在山的背后,河水从桥下急急奔赴大海,在半个欧陆旅行。

相比在布达岸边所见的“景点”,佩斯的现代气更多一些,这也许是我这游客眼中的一厢情愿。纵使建筑依旧保留它数十年甚或数百年前的模样,但这里烟火气浓,有人味。当地人在这里生活、工作、学习,上下班时是穿梭的车辆,街道旁是琳琅的商铺。与西欧的一些城市不同,街道宽阔,人行道也宽,沿路种着高大的梧桐,霓虹耀眼,这让我想起了南京城的模样。

右岸可供短途游人打卡的地方也不少。又叫,是首都的一座天主教宗座圣殿,以的第一位国王伊什特万一世(975—1038)命名。

教堂正门,刻着12门徒浮雕。进入殿内,金碧辉煌,这和我所见过的一些哥特式天主教堂完全不同。

巧遇礼拜仪式,经文由异国的语言念出,听不明白,但你仍能体会到人们的虔诚之心。

诸多旅游笔记中的,看到了它仿佛就能够证明自己真的来过。

它实在是作座地标性的建筑,要沿路找去方可罢休。

子河滩,是一定要去的景点,

纪念二战中离散的、消逝的普通人,以此警示战争残酷。祈愿世界和平。

漫步城区,或是看独特的建筑,或是偶然亲临一场祈祷仪式,电车急驰,水陆两栖车露出可爱的“娃娃脸”。有心跑去一家宫殿一般的咖啡馆,被惊人的价格吓得赶紧溜。

跑进小商店,问女店家为什么每个商店都挂满火红的辣椒(chili),她却笑眯眯地连忙说那不是chilli而是paprika哦。我心里好奇,难道不都是红辣椒吗?

我问,这一串串红辣椒是装饰品吗?

不是呐,我们拿它做食物,人的辣椒世界闻名哦!店家开心地说着。

原来,全世界最爱辣椒的竟是人。人热爱辣椒已经到“宗教”或“崇拜”的地步,据说,他们不仅喜欢吃辣椒,就连汽水中也加辣椒。

店家急忙纠正我是paprika而非chilli,莫不是是因为paprika更辣更劲爆?

晚餐过后,去剧院听戏,恰好是小约翰。施特劳斯的三幕轻歌剧《吉普赛男爵》。

作曲家把自己写在故事里,是旁白者,是见证人。第三幕里,更是连连上演《春之声》《蓝色多瑙河》,伴着宫廷华尔兹、吉普赛舞蹈,梦幻而异域情调。最有趣的是,剧中他向女王介绍“小施特劳斯”,女王问他:小施特劳斯何许人也?他说:是一百年后,世上最伟大的作曲家。

,多瑙河岸上的明珠。

路踩在脚下,风景在眼中,记忆在心里。一路走来,不止旅行。

贴士篇丨行程一览

D1

1)11:25飞机落地,14:00从酒店出来开始玩,我住的地方离非常近,所以就从出发咯

2)跨过—多瑙河西岸

3)沿西岸走,经过—皇宫—独立战争纪念碑—,沿多瑙河岸边走景点比较多,可以慢慢逛

4)傍晚返回,经连桥回到东岸

5)晚饭后在国家的Erkel剧院看歌剧演出

D2

1)主要在东岸游玩

2)路线主要是:市区漫游(根据地图走,向河岸靠拢,一路倒是有很多惊喜)——多瑙河沿岸的鞋子河滩——(乘地铁)咖啡馆

3)午饭后,就去机场了

在两天,但行程等于只有两个半天加一晚。

如果时间充裕,建议:

1)可以去泡一下温泉,的温泉很有名。

2)在东岸沿岸的电车2号线风光很美,可以坐着观赏沿途美景。交通费是单程每人300福林。

3)也可以逛逛离国家大剧院不远的奢侈品大街,这里夜景很美,道路宽阔,两边种着梧桐树,我想白天应该也很漂亮,可以说是的香榭丽舍了

4)国家很美,据说可以参观,也有歌剧上演,在其音效排名第三。可以上他们的官网看节目单,但要注意场次和场地。我就误买了它旗下的另一家剧院的演出,有点遗憾。

图中1=连桥 ;2=;3=

我个人觉得,可以安排一天在左岸,一天在右岸。

左岸红圈的部分,我用差不多两三个小时就走完了,不过没有去任何博物馆。

图、文/Lawrence__Cheung(清宇)

布达佩斯——多瑙河上的明珠,风景与星星交织在一起由 admin 发布于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