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良的老师黄石公的《素书》,很全有译文,喜欢的收藏后慢慢品!

第一章:原始

夫道、德、仁、义、礼五者,一体也。

道者,人之所蹈,使万物不知其所由。

德者,人之所得,使万物各得其所欲。

仁者,人之所亲,有慈慧恻隐之心,以遂其生成。

义者,人之所宜,赏善罚恶,以立功立事。

礼者,人之所履,夙兴夜寐,以成人伦之序。

夫欲为人之本,不可无一焉。

贤人君子,明于盛衰之道,通乎成败之数,

审乎治乱之势,达乎去就之理。

故潜居抱道,以待其时。

若时至而行,则能极人臣之位;

得机而动,则能成绝代之功。

如其不遇,没身而已。

是以其道足高,而名重于后代。

【译文】

道、德、仁、义、礼五者,本为一体,不可分离。

道,是一种自然规律,人人都在遵循著自然规律,自己却意识不到这一点,自然界万事万物亦是如此。

德、即是获得,依德而行,可使一己的欲求得到满足,自然界万事万物也是如此。

仁、是人所独具的仁慈、爱人的心理,人能关心、同情人,各种善良的愿望和行动就会产生。

义、是人所认为符合某种道德观念的行为,人们根据义的原则奖善惩恶,以建立功业。

礼、是规定社会行为的法则,规范仪式的总称。

人人必须遵循礼的规范,兢兢业业,夙兴夜寐,按照君臣、父子、夫妻、兄弟等人伦关系所排列的顺序行事。

这五个条目是做人的根本,缺一不可的。 贤明能干的人物,品德高尚的君子,都能看清国家兴盛、衰弱、存亡的道理,

通晓事业成败的规律,明白社会政治修明与纷乱的形势,懂得隐退仕进的原则。

因此,当条件不适宜之时,都能默守正道,甘于隐伏,等待时机的到来。

一旦时机到来而有所行动,常能建功立业位极人臣。

如果所遇非时,也不过是淡泊以终而已。

也就因此,像这样的人物常能树立极为崇高的典范,名重于后世呵!

第二章:正道

【原文】

德足以怀远,信足以一异,

义足以得众,才足以鉴古,

明足以照下,此人之俊也; 

行足以为仪表,智足以决嫌疑,

信可以使守约,廉可以使分财,

此人之豪也; 

守职而不废,处义而不回,

见嫌而不茍免,见利而不茍得,

此人之杰也。

【译文】

品德高尚,则可使远方之人前来归顺。

诚实不欺,可以统一不同的意见。

道理充分可以得到部下群众的拥戴。

才识杰出,可以借鉴历史

聪明睿智可以知众而容众。

这样的人,可以称他为人中之俊。

行为端正,可以为人表率。

足智多谋,可以解决疑难问题。

天无信,四时失序,人无信,行止不立。

如果能忠诚守信,这是立身成名之本。

君子寡言,言而有信,一言议定,再不肯改议、失约。

是故讲究信用,可以守约而无悔。

廉洁公正,且疏财仗义。

这样的人,可以称他为人中之豪。

见嫌而不苟免,克尽职守,而无所废弛;

恪守信义,而不稍加改变;

受到嫌疑,而能居义而不反顾;

利字当头,懂得不悖理苟得。

这样的人,可以称为人中之杰。

第三章:求人之志

【原文】

绝嗜禁欲,所以除累。抑非损恶,所以让过。贬酒阙色,所以无污。

避嫌远疑,所以不误。博学切问,所以广知。高行微言,所以修身。

恭俭谦约,所以自守。深计远虑,所以不穷。亲仁友直,所以扶颠。

近恕笃行,所以接人。任材使能,所以济物。殚恶斥谗,所以止乱。

推古验今,所以不惑。先揆后度,所以应卒。设变致权,所以解结。

括囊顺会,所以无咎。橛橛梗梗,所以立功。孜孜淑淑,所以保终。

【译文】

杜绝不良的嗜好,禁止非分的欲望,这样可以免除各种牵累;

抑制不合理的行为,减少邪恶的行径,这样可以避免过失;

谢绝酒色侵扰,这样可以不受玷污;

回避嫌疑,远离惑乱,这样可以不出错误。

广泛地学习,仔细地提出各种问题,这样可以丰富自己的知识;

行为高尚,辞锋不露,这样可以修养身心、陶冶性情;

肃敬、节俭、谦逊、简约,这样可以守身不辱;

深谋远虑,这样可以不至于困危;

亲近仁义之士,结交正直之人,这样可以在逆境中得到帮助。

为人尽量宽容,行为敦厚,这是待人处世之道。

任才使能,使人人能尽其才,这是用人成事之要领;

抑制邪恶,斥退谗佞之徒,这样可以防止动乱;

推求往古,验证当今,这样可以不受迷惑;

了解事态,心中有数,这样可以应付仓卒事变;

采用灵活手法,施展权变之术,这样可以解开纠结;

心中有数,闭口不言,凡事能顺从时机,这样可以远怨无咎;

坚定不移,正直刚强,这样才能建功立业;

勤勉惕励;心地善良,这样才能善始善终。

第四章:本德宗道

【原文】

夫志,心独行之术。

长没长于博谋,安没安于忍辱,

先没先于修德,乐没乐于好善,

神没神于至诚,明没明于体物,

吉没吉于知足,苦没苦于多愿,

悲没悲于精散,病没病于无常,

短没短于苟得,幽没幽于贪鄙,

孤没孤于自恃,危没危于任疑,

败没败于多私。

【译文】

欲始志向坚定,笃实力行:

最好的方法,莫过于深思多谋;

最安全的方式,莫过于安于忍辱;

最优先的要务,莫过于进德修业;

最快乐的态度,莫过于乐于好善;

最神奇的效验,莫过于用心至诚;

最高明的做法,莫过于明察秋毫;

最吉祥的想法,莫过于安分知足;

最痛苦的缺点,莫过于欲求太多;

最悲哀的情形,莫过于心神离散;

最麻烦的病态,莫过于反覆无常;

最无聊的妄念,莫过于不劳而获;

最愚昧的观念,莫过于贪婪卑鄙;

最孤独的念头,莫过于目空一切;

最危险的举措,莫过于任人而疑;

最失败的行径;莫过于自私自利;

第五章:道义

【原文】

以明示下者暗,有过不知者蔽,

迷而不返者惑,以言取怨者祸,

令与心乖者废,后令缪前者毁,

怒而无威者犯,好众辱人者殃,

戮辱所任者危,慢其所敬者凶,

貌合心离者孤,亲谗远忠者亡,

近色远贤者昏,女谒公行者乱,

私人以官者浮,凌下取胜者侵,

名不胜实者耗。

略己而责人者不治,自厚而薄人者弃废。

以过弃功者损,群下外异者沦,

既用不任者疏,行赏吝色者沮,

多许少与者怨,既迎而拒者乖。

薄施厚望者不报,贵而忘贱者不久。

念旧而弃新功者凶,用人不得正者殆,

强用人者不畜,为人择官者乱,

失其所强者弱,决策于不仁者险,

阴计外泄者败,厚敛薄施者凋。

战士贫,游士富者衰;

货赂公行者昧;

闻善忽略,记过不忘者暴;

所任不可信,所信不可任者浊。

牧人以德者集,绳人以刑者散。

小功不赏,则大功不立;

小怨不赦,则大怨必生。

赏不服人,罚不甘心者叛。

赏及无功,罚及无罪者酷。

听谗而美,闻谏而仇者亡。

能有其有者安,贪人之有者残。

【译文】

在部下面前显示高明,一定会遭到愚弄。

有过错而不能自知,一定会受到蒙蔽。

走入迷途而不知返回正道,一定是神志惑乱

。因为语言招致怨恨,一定会有祸患。

思想与政令矛盾,一定会坏事。

政令前后不一,一定会失败。

发怒却无人畏惧,一定会受到侵犯。

喜欢当众侮辱别人,一定会有灾难。

对手下的大将罚之过当,一定会有危险。

怠慢应受尊重的人,一定会招致不幸。

表面上关系密切,实际上心怀异志的,一定会陷于孤独。

亲近谗慝,远离忠良,一定会灭亡。

亲近女色,疏远贤人,必是昏瞆目盲。

女子干涉大政,一定会有动乱。

随便将官职到处乱送,政治就会出现乱相。

欺凌下属而获得胜利的,自己也一定会受到下属的侵犯。

所享受的名声超过自己的实际才能,即使耗尽精力也治理不好事务。

对自己马虎,对别人求全责备的,无法处理事务。

对自己宽厚,对别人刻薄的,一定被众人遗弃。

因为小过失便取消别人的功劳的,一定会大失人心。

部下纷纷有离异之心,必定沦亡。

既然用了人却不给予信任,必定导致关系疏远。

论功行赏时吝啬小气,形于颜色,必定使人感到沮丧。

承诺多,兑现少,必招致怨恨。

起初竭诚欢迎,末了又拒于门外,一定会恩断义绝。

给予别人很少,却希望得到厚报的,一定会大失所望。

富贵之后就忘却贫贱时候的情状,一定不会长久。

念及别人旧恶,忘记其所立新功的,一定遭来大凶。

任用邪恶之徒,一定会有危险。

勉强用人,一定留不住人。

用人无法摆脱人情纠结,政事必越理越乱。

失去自己的优势,力量必然削弱。

处理问题、制定决策时向不仁之人问计,必有危险。

秘密的计划泄露出去,一定会失败。

横征暴敛、薄施寡恩,一定会衰落。

奋勇征战的将士生活贫穷,鼓舌摇唇的游士安享富贵,国势一定会衰落。

贿赂政府官员的事到处可见,政治必定十分昏暗。

知道别人的优点长处却不重视,对别人的缺点错误反而耿耿于怀的,则是作风粗暴。

使用的人不堪信任,信任的人又不能胜任其职,这样的政治一定很混浊。

依靠道德的力量来治理人民,人民就会团结;若一味地依靠刑法来维持统治,则人民将离散而去。

小的功劳不奖赏,便不会建立大功劳;小的怨恨不宽赦,大的怨恨便会产生。

奖赏不能服人,处罚不能让人甘心,必定引起叛乱;赏及无功之人,罚及无罪之人,就是所谓的残酷。

听到谗佞之言就十分高兴,听到忠谏之言便心生怨恨,一定灭亡。

藏富于民,以百姓的富有作为本身的富有,这样才会安定;欲壑难填,总是贪求别人所有的,必然残民以逞。

第六章:安礼

【原文】

怨在不舍小过,患在不预定谋。

福在积善,祸在积恶。

饥在贱农,寒在堕织。

安在得人,危在失事。

富在迎来,贫在弃时。

上无常操,下多疑心。

轻上生罪,侮下无亲。

近臣不重,远臣轻之。

自疑不信人,自信不疑人。

枉士无正友,曲上无直下。

危国无贤人,乱政无善人。

爱人深者求贤急,乐得贤者养人厚。

国将霸者士皆归,邦将亡者贤先避。

地薄者大物不产,水浅者大鱼不游,树秃者大禽不栖,林疏者大兽不居。

山峭者崩,泽满者溢。

弃玉取石者盲,羊质虎皮者柔。

衣不举领者倒,走不视地者颠。

柱弱者屋坏,辅弱者国倾。

足寒伤心,人怨伤国。

山将崩者下先隳,国将衰者人先弊。

根枯枝朽,人困国残。

与覆车同轨者倾,与亡国同事者灭。

见已生者慎将生,恶其迹者须避之。

畏危者安,畏亡者存。

夫人之所行,有道则吉,无道则凶。

吉者,百福所归;凶者,百祸所攻。

非其神圣,自然所钟。

务善策者无恶事,无远虑者有近忧。

同志相得,同仁相忧,同恶相党,同爱相求,

同美相妒,同智相谋,同贵相害,同利相忌,

同声相应,同气相感,同类相依,同义相亲,

同难相济,同道相成,同艺相规,同巧相胜:

此乃数之所得,不可与理违。

释己而教人者逆,正己而化人者顺。

逆者难从,顺者易行,难从则乱,易行则理。

如此理身、理国、理家,可也!

【译文】

怨恨产生于不肯赦免小的过失;

祸患产生于事前未作仔细的谋画;

幸福在于积善累德;

灾难在于多行不义。

轻视农业,必招致饥馑;

惰于蚕桑,必挨冷受冻。

得人必安,失士则危。

招来远客即富,荒废农时则贫。

上位者反覆无常,言行不一,部属必生猜疑之心,以求自保。

对上官轻视怠慢,必定获罪;对下属侮辱傲慢,必定失去亲附。

近幸左右之臣不受尊重,关系疏远之臣必不安其位。

自己怀疑自己,则不会信任别人;

自己相信自己,则不会怀疑别人。

邪恶之士决无正直的朋友;

邪僻的上司必没有公正刚直的部下。

行将灭亡的国家,决不会有贤人辅政;

陷于混乱的政治,决不会有善人参与。

爱人深者,一定急于求贤才,

乐得于贤才者,待人一定丰厚。

国家即将称霸,人才都会聚集来归;

邦国即将败亡,贤者先行隐避。

土地贫瘠,大物不产;

水浅之处,大鱼不游;

秃树之上,大禽不栖;

疏林之中,大兽不居。

山势过于陡峭,则容易崩塌;

沼泽蓄水过满,则会漫溢出来。

弃玉抱石者目光如盲,羊质虎皮者虚于矫饰。

拿衣服时不提领子,势必把衣服拿倒。

走路不看地面的一定会跌倒。

房屋梁柱软弱,屋子会倒塌;

才力不足的人掌政,国家会倾覆。

脚下受寒,心肺受损;

人心怀恨,国家受伤。

大山将要崩塌,土质会先毁坏;

国家将要衰亡,人民先受损害。

树根干枯,枝条就会腐朽;

人民困窘,国家将受伤害。

与倾覆的车子走同一轨道的车,也会倾覆;

与灭亡的国家做相同的事,也会灭亡。

见到已发生的事情,应警惕还将发生类似的事情;

预见险恶的人事,应事先回避。

害怕危险,常能得安全;

害怕灭亡,反而能生存。

人的所作所为,符合行事之道则吉,不符合行事之道则凶。

吉祥的人,各种各样的好处都到他那里;

不吉祥的人,各种各样的恶运灾祸都向他袭来。

这并不是什么奥妙的事,而是自然之理。

务善策者无恶事,无远虑者有近忧。

同志相得,同仁同忧,同恶相党,同爱同求,

同美相妒,同智相谋,同贵相害,同利相忌。

同声相应,同气相感,同类相似,同义相亲,

同难相济。同道相成,同艺相窥,同巧相胜。

以上这些都是自然而然的道理,

凡人类有所举措,均应遵守这些规律,不可与理相抗。

把自己放在一边,单纯去教育别人,别人就不接受他的大道理;

如果严格要求自己,进而去感化别人,别人就会顺服。

违反常理,部属则难以顺从;

合乎常理,则办事容易。

部属难以顺从,则容易产生动乱;

办事容易,则能得到畅通的治理。 

以上所述的各项事理,用在修身、持家、治国,均会获得丰硕的效果。

(感谢各位的收藏·点赞·转发·评论,分享即是美德,让更多的人学习经典!)

张良的老师黄石公的《素书》,很全有译文,喜欢的收藏后慢慢品!由 admin 发布于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