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身经历,如果狗狗突然叫的很厉害,那你一定要提高警惕了

在两河镇上面,有一些地方都流传着一些诡异恐怖的传说。其中在我们小娃儿这一个圈子里面,最有名,也最让害怕的地方,就是夺命黄葛树了。

为啥子叫夺命黄葛树呢?这要从两河镇的历史说起了。

两河镇,因为有两条大河绕着镇子外围而过而得名。在清末民初的时候,那也算是四川一个比较繁华的码头小城了。所以曾经也繁荣过,经济比较发达。这也导致在民国时期,镇子上面抽大烟(鸦片)的比较多。

鸦片这个东西,本来就不是啥好玩意儿,是毒品。抽得多了自然就会上瘾,卖儿卖女,搞得倾家荡产的人多得很。这些人实在是走投无路,人生无望了,大多都只能选择自杀。

这说也奇怪,也不晓得是从啥子时候开始。这两河镇的镇子最东边儿的一棵大黄葛树,居然就成了这些抽鸦片抽得倾家荡产走投无路之人上吊自杀的地方。据镇子上的居民传说,如果遇到多的话,有时候一年就会在那课黄葛树上面吊死二三十个人!实在是有点儿恐怖!

久而久之,这一棵黄葛树就被两河镇的居民称之为夺命黄葛。当然,这都是镇子上人们的传说,是真是假因为年代比较久远了,也就无从考证。但是对我们这些小娃儿来说,那自然是一个比较恐怖的地方。

有时候我和几个胆子比较大的小娃儿在大白天去那棵黄葛树附近耍,就感觉阴嗖嗖冷冰冰的。哪怕正是中午天生有太阳照着,也会感觉好像温度比周围低。不过后来我年纪大了一些,跟着师傅学了一些冥纸术法,仗着会点儿手艺傍身又专门去探究了一番,却是没有发现啥子问题。

但现在说到姜玄的事情,我脑壳里面突然就莫名地闪现出夺命黄葛这么一个地方。

我把这事儿跟师傅一说,其他人听到顿时就有些动容。显然他们也是听过这夺命黄葛的传说的,只不过刚才一时半会儿没有想起来。

尤其是那白胡子的矮胖鬼差一拍大腿:“对头啊!夺命黄葛,那是一棵被阴气滋养得非常厉害的妖树。我一直都觉得如果放任不管肯定会出大问题,但不晓得为啥子,下头阴司那些人,好像不太愿意管这件事儿。久而久之我也就不怎么放在心上了。”

师傅摸摸我的脑壳:“还是明娃子机灵啊,我们几个老家伙都一时半会儿没想到还有夺命黄葛这么个妖邪的玩意儿了。快去那边看看!”

于是我们五个人赶紧在这清晨的雾气之中,朝着那夺命黄葛的地方赶了过去。我心中有一种强烈的不安预感,在那里,可能会有让人惊惧的景象。

穿行在白色的雾气之中,凭借着从小在镇子上长大对路况和地形的属性,我很快就带着他们到了那夺命黄葛树的区域。还隔着一段距离,我就隐隐约约地看见,在前面的那夺命黄葛树的枝干上,好像吊着一些什么东西,在雾气里面随风轻轻晃动,数量还不少……

等到我们走到这夺命黄葛树的近前一看,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大吃一惊!

只见在这夺命黄葛树的一些比较粗壮的枝干上面,密密麻麻,居然全部都是死人的尸体!!

这……这么多,乍一看去,起码也有不下二十来具尸体被吊在这夺命黄葛树的枝干上,在清晨的雾气里头随风摇晃,显得非常的瘆人。

哪怕是师傅他们见多识广,现在一下看到这些挂在夺命黄葛树上面随风摇晃的大量尸体,也都有些失神。

很明显,这些尸体,就是昨天晚上姜玄说的要做的事情,要跟师傅他们玩儿的游戏!!

他居然真的一个晚上,就杀掉了二十多个镇子上的居民,而且是活生生的吊死在上面了。

那白胡子鬼差叹了一口气:“唉,我说为啥子感觉不到新死之人的那种气息。原来是吊死在这棵妖树上面了。这夺命黄葛树活了几百年,不晓得有多少人吊死在上面,这简直已经成了一个小型的藏阴地一样了。”

师傅和过阴人都皱着眉头,看着树干上一个个吊死在上面,眼睛圆睁舌头伸得老长的镇民。显然是内心的情绪很不平静。而我和那老和尚则是看着白胡子鬼差,不明白他说的那些话的意思。

他解释到:“这夺命黄葛树因为吸收了太多的死气阴气,自身已经不是普通的植物了。是妖树的范围,我估计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可能是不归下头管咯。所以阴司的人也不怎么提。但这夺命黄葛由于已成为妖树,所以如果再有人吊死在上面的话,他们的魂魄就会被这棵夺命黄葛直接吸收掉,没有办法进入阴间地府。所以我根本就没得办法知晓。”

我听得似懂非懂,那老和尚则是皱起眉头:“也就是说,如果是死在这夺命黄葛树上面的人,根本就不归你们管,直接被这妖树给吸走了?”

鬼差点了点头。

这就是姜玄的“游戏”了。他利用一些阴邪之术,让还在睡梦之中的镇民以梦游的状态不自觉地来到这夺命黄葛树旁边。然后他再利用其它方法,把这些没有知觉地镇民给吊在这树干上,让他们在睡梦之中死去……

“姜玄!你太过分了,我一定要找到你杀了你!不但是我为的妻子女儿报仇,也是为民除害!”

师傅握紧了拳头咬紧牙关说到,显然是已经被姜玄的滥杀无辜给彻底激怒了。那老和尚也非常的生气,露出怒容。佛家本来就是以慈悲为怀,这下看大到姜玄随便就运用阴邪道术杀掉如此多的普通人,而且还是魂飞魄散无法入幽冥地府进轮回的那种死法,自然也是生气。

只有鬼差和那过阴人显得冷静一些。

“有些奇怪,这姜玄如此做,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难道就仅仅只是为了打击我们的精神,让我们生气么?”那过阴人冷静地分析到。

他此话一出,师傅和那老和尚的怒气便消散了一些,也开始思考这个问题起来。姜玄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如果是要逼师傅他们跟他见面,这说不通,因为现在就是他自己躲了起来,根本找不到他。如果说是杀人为乐,那他大可以直接用邪术杀人,没有必要把他们引诱到这儿来,然后再这么费劲儿的吊死在上面。好处还被这一棵夺命黄葛“妖树”给拿了。

姜玄可不是这么一个“舍己为人”的人!

所以说……这里面一定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阴谋。是姜玄在做的一件事情。

“姜玄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呢?”师傅低声呢喃着,这种费劲儿的方式,似乎并没有明确的目的啊。

这时候,天逐渐越来越亮了,四周的雾气逐渐散去,也开始有人陆陆续续地出现在街道上了。我们必须赶紧离开这个地方了,出现了这么多的尸体死人,待会儿警察一定会来的。如果我们还在这儿的话,那可就要说不清楚了。

虽然在阴阳之事上师傅他们比较厉害,但是在阳间的事儿嘛,还是得听国家听警察的。毕竟你再厉害的道术,要是不能通过迷惑、恐吓等手段。在大白天太阳底下,一颗子弹过来,就算术法逆天也得被一枪打死啊。

所以我们赶紧离开了,但心中都是沉甸甸的。

姜玄说的没错,他是真的把这当做了一场游戏,而整个两河镇,就是他与师傅他们的“游戏场所”,这是一个极其可怕的人……回到冥纸店,师傅他们都没说话,似乎是在商量对策。这种时候,我一个小娃儿也就帮不上什么忙了,只能也跟着他们一起沉默。

那过阴人闷闷地说到:“两年多前,两河镇派出所长的母亲去世。我去帮他过阴了一次,召回了他母亲魂魄。他欠我一个人情,我去跟他说,让派出所今晚通宵带枪巡逻。”

听他这么一说,其他人都眼前一亮。那白胡子鬼差拍着手笑到:“不错,还是过阴人有办法。就这么办!有了拿枪的警察,咱们再各自跟着一个,这就保险了很多。”

师傅和那老和尚也都同意这个办法,于是便分头行动准备了起来。

师傅把我叫到旁边,对我说到:“明娃子,事情好像有点儿不大对头。我感觉你那师叔好像不是专程来找我报仇,而是有更大的阴谋。说不定这两河镇就要危险了啊,要不你先出去避几天,找胖娃儿他们家投靠一下?”

我自然不答应,我说师傅,我们之前说好的啊!我都不小了,要跟你一起面对危险,你不能赶我走!

师傅拗不过我,只能同意。

话说那天上午,过阴人就带着我们一起去找了两河镇的派出所长。当时夺命黄葛上面吊了二十多具尸体的事情已经在整个两河镇传开了,简直是掀起了轩然大波。

镇上的居民人心惶惶,也不晓得是哪个先传出冤鬼索命的说法,很快就传开了。我们在去派出所的路上,所有的街坊都在讨论这个事情,脸上也都带着惊恐的表情。我都听到有人说要离开两河镇去其他地方的亲戚家里面避一避。

那酒肉老和尚双手合十说了声阿弥陀佛,如果所有人的镇民都去亲戚家里避一避就方便了。白胡子鬼差哼了一声:“这不像是高僧能说的话。”

“什么?你说我不是高僧?我怎么不是高僧了你说。要不咱俩斗斗法?虽然你是下头的兼职鬼差,但是我们佛家的可不归你们管啊。来来来,干一架。”这老和尚撸了撸袖子,好像还真的是想和白胡子鬼差打架。

过阴人冷冷哼了一声,而师傅则叹了口气:“你们两个莫闹了,大敌当前,事情都还没有解决。你们两个又闹起来了,不快点解决掉姜玄,两河镇这次恐怕是要出麻烦了。”

谈话之间,我们就到了两河镇的派出所门前,一个警徽高悬在门口。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看到这警徽,就给人一种心里面很安定和舒服的感觉,有一种安全感。好像啥子阴森邪恶的东西都进不来一样。

看到我盯着这派出所门口的警徽标志看,那老和尚嘿嘿笑了:“明娃子有眼光,这么小年纪,一下就感觉出这警徽不反了对吧?国家国家,按照你们道家的说法,那是人民气运的体现。我们佛家帮你们做了不少事儿哦,很多东西都是我佛门中人的圣僧设计,本身就有驱邪的作用。比如说中国的警徽,就是其中一个。哪怕没得任何的法力加持,只有这个图形挂出来,弱小一点儿的阴魂鬼物就得避开。”

我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感觉这老和尚说的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同时也觉得设计这个标志的人真的很厉害,没有施展任何的术法,光是这个图形制作出来,就有镇邪的作用。

“同志,你们有事情么?”

我们正在门口准备进去,就看到有几个年轻的警察从里面朝外走,一边和我们说话。当他们看到我们的打扮的时候,先是一愣,然后露出了恍然大悟的样子。快走几步,到了我们面前:“哎呀,你们是上头派来的宗教事务所的同志对不对?快进来快进来,所长在办公室等你们。昨天晚上镇子里面死人的事情……”

说完就非常热情地把我们往派出所里面带。我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我看师傅他们先是一愣,然后也没反驳,我一个小娃儿自然不好说啥子。反正我也是第一次进这派出所,很是好奇,到处看。同时感觉到整个派出所确实透露出散发出一种威严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奇怪,明明没有任何的术法存在,但好像就是能够驱散阴邪。

很快,我们就到了派出所长的办公室里面。那个领头的年轻警察敲了敲门说所长宗教事务所的同志来了。

“让他们进来。”

一个很浑厚的中年男人的声音从办公室里面传了出来,应该就是两河镇派出所的所长了。我们走进办公室里面,一个身穿警服的人正背对我们。然后转过身来,看到我们先是一愣,然后手上已经握了一把枪:“你们……不是宗教事务所的人!”

过阴人这时候伸手刷的一下把脑袋上面一直带着的兜帽给取了下来,露出了他的脸来。那是一张苍白的没有一点儿血色的脸。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过阴人的脸,虽然从我小时候开始他就总到冥纸店儿里面来,但我从来不知道他的样子。今天看到了。

是一个年轻人的样子,差不多二十来岁左右,嘴唇很薄,好像锋利的刀子一样。眼神很空洞,好像看人看东西没有焦点一样。不得不说,他长得很好看,样子让人很舒服。那个时候我还不懂啥子叫酷叫帅,后来想起来,这过阴人要是一个正常人,绝对是一线酷帅男明星级别的。

那派出所长本来还非常警惕,拿枪对着我们,同时还打算叫人了。但是看到这过阴人的样子的一瞬间,他的眼睛里面露出了惊喜,赶紧收起了枪。快走几步到了前面,激动地说道:“呀,恩公,居然是你啊。我还以为是人图谋不轨故意假扮宗教事务所的人进来了哦。”

果然跟过阴人之前说的一样,他曾经帮助过这个两河镇的派出所长,所以对方欠他人情,很是感激他。只是不晓得,他嘴巴里面说的这个所谓的什么“宗教事务所”是个什么东西。

“这几位是……”派出所长看着师傅,鬼差,老和尚和我四个人问道。

“我的朋友,找你是想跟你说说昨天晚上在夺命黄葛吊死二十多个人的事情。”过阴人淡淡说道。

那派出所长听到他这么一说,本来还热情洋溢的脸色顿时一变,变得严肃了起来:“恩公是为这件事情来的啊。而且看你朋友的打扮,估计也不是普通人,而是精通那种事的人。没想到我治下一个小小的两河镇,居然还隐藏了这么多的能人异士,我都一直不晓得。”

师傅开口说话了:“看样子,你这个派出所长也不是啥都不懂的普通人。既然认识过阴人,那应该也对阴阳之间的事情懂点儿。”

派出所长表情严肃地点点头:“这位师傅好,我叫李军。既然恩公和你们都来了,那么说明昨天晚上的事情的确是……的确不是人干的了?唉,我之前还侥幸希望确实是活人杀人,现在看来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

听着个李所长的意思,他显然也是知道昨天晚上的事情不是人干的,至少不是普通人干的。他的懂点儿门道的。

“这个宗教事务所是咋个回事嘛?我们刚才一进来,还没说清楚事情,你的下属就让我们进来,说我们是宗教事务所来的同志。”白胡子鬼差好奇地问这派出所的李所长。

“哦,是这样的。今天一大早我听说昨晚同时在一棵黄葛树上面吊死二十多人的样子,就觉得这个事情不简单。很有可能是邪物作祟,赶紧用内线电话跟县城警察局报告了这个事情。上头很重视,让我等消息。然后十分钟后我就接到了级别非常高的内线电话,起码也是省一个级别的指示电话。里面说是要派一些宗教事务所的人来解决这个事情,让我不用问,到时候全权听从指挥就行了。我估计,来的人,恐怕也是跟恩公你们一样的。只不过,是属于国家上头的……”

听了这李所长的话,我差不多有点儿明白了。原来国家本身也养了一批像我师傅,过阴人他们这种奇人异事的。专门来处理这种没得办法让普通人知道的诡异阴邪事儿。不然的话我之前也想过,果然没有师傅他们这样的人,那不是各种不方便么?

原来是有的,名字叫宗教事务所。

“呵呵,官面儿上搞这一块儿的人啊,那算是半个同行了哦。现在改名叫宗教事务所了,我记得民国的时候是叫特勤十科。”那矮胖的白胡子鬼差摸了摸自己的白色胡子,摇头晃脑地说道。

特勤十科?

李所长一愣,然后又回过神来,笑笑不去理会。他也晓得自己毕竟是一个普通人,很多事情可能还接触不到。

“恩公,你看昨天晚上这个事儿是个什么情况?真的是厉鬼索命么?有啥子厉鬼这么厉害,一天晚上就害了二十多条人命。而且为啥要都吊死在黄葛树上面啊?都要依靠各位高人保护我们两河镇的居民了……”说完他还鞠了个躬。

这李所长看来还真的是挺尽职尽责的,对于两河镇的治安很看重。

过阴人摇摇头:“不是厉鬼索命,但是比厉鬼更厉害的一个心术不正的妖人。他很强,单对单我们都不是对手。而且,他一直隐藏在暗中,很难搞定。”

“这……这如果恩公都没有办法,那两河镇的老百姓该怎么办?难道就让那心术不正的妖人这么肆无忌惮地杀人?”李所长一听这话就急了。

师傅刚想要说话,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响起了很嘈杂的声音好像是很多人在争执。然后就听到敲门声响起,门口了,刚才那个年轻警察满头大汗地跑了进来,看了我们一眼,有些恼怒地说到:“你们这些骗子!根本不是宗教事务所的人,出去,赶紧出去!”

“小陈,你搞啥?让这些前辈高人出去干嘛。我们是在商谈事情的。”李所长威严地说了一声,看来他在下属面前还是很有威信的。

这叫做小陈的年轻警察抓了抓脑壳,有些尴尬地解释:“所长你之前不是说上头有派一些宗教事务所的同志来么?我看他们穿的奇奇怪怪的,有道士的袍子啊还有和尚,我就以为他们是……”

“哼,我倒要看看,是那些旁门左道的人在居然敢假扮我们宗教事务所的人。这是假装国家公务人员,妨害公务!”一个有点儿嚣张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显然是一个比较目中无人的人。但让我觉得有点儿奇怪的是,这个声音听起来年纪不大,应该也跟我大了多少。

随着这声音,一个差不多十四五岁的少年从派出所门口走了进来。他一身飘飘的浅蓝色道袍,头上戴着道冠,脚上一双布鞋,看起来非常的清秀,而且还有点儿女娃儿的感觉。但是他一双眉毛却是好像剑一样,眼睛目光非常锐利,亮晶晶的,看人的时候总有居高临下的感觉。

他一进来,好像整个屋子里面的光都被他给吸过去了。他就那么一站,就好像自然而然地成为了这个办公室里面的焦点,让人都不得不注意到他。

那白胡子鬼差首先就咦了一声,然后露出非常吃惊的表情,低声说了句:“这个年轻道士好强的气,居然让我都感觉到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刚进屋的十四五岁的年轻道士则是转头看了我们一眼,冷冷说话:“哦,原来是一些山野之人。装神弄鬼,也想解决阴邪之事么?”

他说话的声音是标准的普通话,一点儿不带我们四川方言的感觉,说明他应该不是四川人,可能是北方人。而且带着一种让人很舒服的感觉,但说话的内容却是很不客气的。

师傅他们可能觉得这是一个正是目中无人的年轻人,小孩子可以理解,但是我也十三岁,比他小个一两岁,哪里忍得下来。当即就回了一句:“脑壳有问题么?一个小娃儿,比我也大不了多少,就在这儿趾高气扬的。装个鸡巴啊装!”

“你,你……”

他被我这么一说,居然一愣,好像是找不到话来反驳,被我给呛住了。估计是没想到我会这么说话。好半天才憋出来一句:“粗俗,简直没有教养!”

就在场面有些僵的时候,从外面传来一声中年人的沉稳声音:“够了秦宇!给我闭嘴!站到墙角去,给我面壁!”

随着这声音,一个中年人从外面走了进来。他穿着一身有点儿奇怪的衣服,笔挺笔挺的,裤子也是笔直的裤腿儿。脚上是一双黑色的鞋子,擦得非常干净,亮闪闪的。整个人给人一种非常优雅的感觉。

当然后来我才晓得,他穿的衣服叫做“西装”,脚上的是皮鞋。

这个人一进来,后面还跟着好几个人,看起来都很厉害的样子。这中年朝那个蓝色道袍的少年横了一眼,那少年哼的一下把头转向一边。显得有些不服气,但是也没有再继续说话。

这个中年人先是对我们鞠躬道了个歉,然后才自我介绍到:“各位好,在下秦一人,俗世职务是重庆宗教事务所副所长。小徒不懂事儿,给你们添麻烦了。”说完之后他从衣服口袋里面掏出一个证件来,递给李所长看。

李所长接过来之后仔细地看了一会儿,然后很恭敬地递回去,还敬了个礼:“欢迎上级领导视察工作!”

秦一人摆摆手:“这些客套就不用了,让其他人出去,我们先聊聊。”

那白胡子鬼差显然是被那个蓝色道袍少年给气着了,冷冷哼了一声:“既然国家有人来管这个事情吗,那我们这些乡野之人就不凑这个热闹了。姜老头儿,我们走啊。有这些官老爷来了,也就不关我们的事儿了。”

我也有点儿想走,毕竟刚才那个少年太气人了。简直就是目中无人,年轻很小,心倒是不下。

秦一人微笑着对我们说到:“各位,小徒从小天赋异禀,只醉心修习。对为人处世不很了解,如果说错了什么话请见谅。”

师傅等人依然不给他好脸色看。这秦一人也不生气,还是微笑着。他看了看我们,突然开口说道:“冥纸师,阳世鬼差,过阴人,佛门同道,没想到居然能在这里偶遇,也是缘分。在下道家山字脉外丹一支秦姓族人,添为武当山执事。给各位同道见礼了。”说完之后,再次一拜。

这一下,师傅等人本来冷冰冰的神色缓和了不少,也都各自回礼说不敢当。

我当时不晓得为啥这秦一人就换了一种说法,师傅他们的态度就完全不一样了。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在各家传承之中,如果对别人报出自己门派或者传承,那是一种最大的尊敬。这秦一人本来在俗世中的身份是高级领导官员,他没有用身份压我们这些平头老百姓,而是以同道相称,自然是博得了师傅等人的好感。

误会既然解开了,那么接下来就要谈正事儿了。这秦一人让李所长也出去,只留下他带来的人和我们几个在这办公室里面。虽然我不知道国家的官职是咋个分的,但也看的出来他的官儿比李所长大了不止一点儿。

“好了,现在,我们来好好谈谈两河镇的情况。昨天接到通知,说这两河镇突然有二十多人莫名吊死在一棵黄葛树上。我们就过来了。”大家都坐下之后,秦一人首先开口说道。

师傅习惯性地抽起了旱烟,吐了口烟雾之后:“在树上吊死二十多个人,这事儿虽然诡异,但是还不至于直接惊动了你们。想来肯定是还有其他的原因吧。也许,你们对我这师弟的事儿,比我们还知道得多一点儿?”

师弟?

那秦一人和他的手下都露出古怪的表情。

师傅叹了口气,点点头:“对啊,在这两河镇搞风搞雨,弄出这人神共愤的事情的,就是我的师弟,姜玄。”

“哦,姓姜。那么是川南姜氏冥纸师一族咯?难怪,我说怎么那妖人的有些手法比较眼熟呢。原来也是姜家的传承。”秦一人其中的一个手下恍然大悟,开口说道。

接着,师傅便把关于姜玄的事情和目前两河镇这边的情况给秦一人他们说了一下,他们都皱着眉头,听得非常认真。

一会儿之后讲完了,师傅说好了秦兄弟,我们晓得的差不多也就说完了,你的信息也要给我们说说吧?我这好师弟,恐怕跟十几年之前有了很多的不同哦。

“姜师傅,你之前说的没错。的确,如果仅仅是一个小镇子上面吊死二十多个居民的事儿,虽然诡异但也不至于让我亲自这么跑一趟。其实在两河镇出事儿之前,我们已经知道有十几个地方,都接连发生了类似的事情了。”

什么?!

听到这个秦一人这么一说,我们都顿时一惊。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在两河镇发生集体上吊死亡的事情之前,已经有十几个不同的地方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了?

秦一人表情凝重地点点头:“没错。十六个四川境内的小镇子,都发生了类似的事情。镇民在短时间之内,接连在大槐树上面,上吊而死。既然都是同道,应该也知道槐树这种树木的特性。老祖宗造字早就说明了,一个木,一个鬼,木中的鬼。反是吊死在槐树上面的人,魂魄都没法去地下,只能被吸收掉。累计在槐树之中!”

原来槐树还有这样的情况,吸收吊死在上面的魂魄。我们两河镇虽然没有槐树,但是那夺命黄葛树应该机缘巧合之下,成为了一棵妖树,具备了槐树的特性。

他继续说道:“这样的事情发生一次两次可能是巧合,但是大量出现,而且死亡人数众多,这就有些可怕了。这背后,一定有着一股力量,在做着这些事情!后来我们发现,确实是有人在进行着一种比较邪恶的阴谋。”

本文来自《冥纸师》,点击下方,免费试读

亲身经历,如果狗狗突然叫的很厉害,那你一定要提高警惕了由 admin 发布于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