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陷阱”影响后世2000多年,并还在持续产生影响

“一山不容二虎”的道理我们都懂,就是说一个山头上不能同时出现两个凶猛的老虎,如果出现了,必定会发生争斗直至一方倒下。如果用这句话作比喻的话,很多人想到了当今中美两个大国之间的关系,竞争or合作?随着中国的发展壮大,外国很多政客提出了“中国威胁论”,其实这是一个非常错误的思维陷阱。这个“陷阱”再往大了说,就是如果同时出现两个大国,那么二者之间必定会发生战争,直至一方服软。这种论断是后人提出的,却是以2000多年前的一个古希腊历史学家的思想为根据。这位历史学家叫修昔底德,写了著名的《伯罗奔尼撒战争史》, “修昔底德陷阱”就是源于书中的思想。

修昔底德生活在古希腊文明的全盛时代。公元前460年,他出生于雅典的一个贵族家庭,自幼受到良好的教育。公元前431年,伯罗奔尼撒战争爆发,他积极参军打仗,凭出色的作战能力,被推选为雅典的“十将军”之一,并率领一支舰队驻扎在色雷斯附近的塔索斯岛。当斯巴达的军队围攻安菲波里斯时,修昔底德接到指令率舰队前去增援。到达目的地时,安菲波里斯已被斯巴达军队攻破。雅典高层认为他贻误战机,遂解除他的将军职务并放逐到海外。此后的几十年间,修昔底德始终关注着伯罗奔尼撒战争的进展,并真实地记录下战争的全部过程,写下了著名的《伯罗奔尼撒战争史》。

“修昔底德陷阱”这一思想就源自这部历史名著,书中虽没有出现“修昔底德陷阱”之类的字眼,但表达出极其相似的意思。这部书主要描述了雅典帝国与陆上强国斯巴达爆发了伯罗奔尼撒战争,断断续续打了27年,斯巴达取得了胜利,雅典战败,实际上是两败俱伤。

修昔底德写成此书的目的,是想通过描述古希腊文明在战争前后由盛转衰的变化过程,来警示后世切记战争的破坏性,勿轻易发动战争。伯罗奔尼撒战争不只是两大强国之间的战争,更是两个同盟之间的战争,几乎所有的希腊城邦都被卷进来,战场几乎遍布整个希腊半岛,给发达的古希腊文明造成前所未有的破坏,从此由盛转衰。

在修昔底德看来,伯罗奔尼撒战争是不可避免的,雅典帝国的势力的急剧增长引起了斯巴达的恐惧,然后斯巴达向雅典宣战,战争就爆发了。这一著名的论断被后人引申概括为 “修昔底德陷阱”,即同时相遇的两个大国,必定会有一战。

修昔底德不止一次的在书中强调,雅典实力的膨胀引起了斯巴达和其他弱小城邦的恐惧,为了制止雅典发展的势头,斯巴达向雅典宣战了。简单来说,由于雅典的扩张,引起邻邦的猜忌,使得战争不可避免。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子吗?战争真的不可避免吗?两个强国相遇就一定会爆发战争吗?我们仔细看看当时古希腊世界的政治军事形势,就会发现,战争并非不可避免。所谓“战争的必然性”实际上是一个伪命题,是一个“陷阱”,是修昔底德一个人的观点。

在古希腊,战争是城邦之间的常态,诱因也是多种多样,保卫自己的城邦、抢夺对方的土地和训练自己的士兵都可以促使一个城邦发动战争。其中,心理因素(比如斯巴达恐惧雅典的实力)只是一个很小的因素,或许根本不是主要因素。

希波战争时,以雅典为首的提洛同盟和以斯巴达为首的伯罗奔尼撒同盟都曾是领导希腊各邦抗击波斯入侵的核心力量。提洛同盟成立于公元前477年,入盟各邦约定共同抗击波斯人,雅典是同盟的统帅。战争结束后,虽然一些盟邦不再愿意受雅典的领导,但雅典继续利用强大的海上势力控制着同盟。于是,名义上的同盟变成了雅典帝国。伯罗奔尼撒同盟早在公元前6世纪就成立了,在希波战争爆发前,该同盟始终是一个松散的组织。希波战争爆发后,伯罗奔尼撒同盟与提洛同盟一道担负起抵抗波斯入侵的重任,并取得了最终的胜利。

打败波斯后,两大同盟失去了共同的敌人,二者之间的合作便越来越少,各自发展着自身的实力。

希波战争后,斯巴达面临的最大威胁并不是雅典,而是人口数量10倍于公民的“国有奴隶”希洛人。伯罗奔尼撒同盟的主要力量是用来管理希洛人的,但希洛人的威胁却始终没能解除,他们时刻都在准备着暴动。终于在公元前465年的斯巴达大地震后,希洛人发生了暴动。

暴动给斯巴达带来了比地震更大的破坏,以致于斯巴达不得不向雅典帝国求救,关键是雅典也伸出了援手,并没有落井下石。就这一点而言,伯罗奔尼撒战争并非不可避免,“修昔底德陷阱”说法过于单一和绝对了。

再看雅典。战后的雅典发展成了不可一世的海上帝国,且国内一直存在着两个不同的派系。以狄米斯托克利为首的一派主张雅典向外扩张,以克蒙为首的一派主张与斯巴达保持友好关系。公元前445年,雅典与斯巴达签定了“三十年和平协议”,双方都保证“保持和平现状”,即雅典承认斯巴达在伯罗奔尼撒同盟中的领导地位,斯巴达则承认雅典帝国的存在。这个条约也可以说明伯罗奔尼撒战争并非不可避免,修昔底德的“战争必然论”是站不住脚的,“修昔底德陷阱”也只是后人的臆想。

还有一个理由可以否认“修昔底德陷阱”,那就是“神的力量”。我们必须知道,希波战争前后,希腊人民一直拥有浓重的神灵观念,他们对于神明抱有挺大的敬畏之心,而城邦体制又决定了公民在国家事务中具有一定的发言权。神的旨意一直是反对战争、追求和平的。因此,希腊人在神灵观念的约束下,应该不会贸然发动战争,这也证明了 “修昔底德陷阱”的悖论。

但事实是,接近30年之久的伯罗奔尼撒战争确实发生了,修昔底德通过反复考量,得出了“战争必然性”的结论,后人将其概括为“修昔底德陷阱”。那么问题来了,那场战争是怎么发生的呢?真的不可避免吗?由此就能得出“两大强国相遇非得发生战争”的结论吗?真的不能和平相处吗?

事实上,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之前,雅典帝国在伟大的演说家伯里克利的鼓吹下,就已经占领了属于伯罗奔尼撒同盟的领土,而这触到了斯巴达的底线,斯巴达被迫宣战。因此,准确的说应该是,伯里克利的个人野心促成了雅典帝国的向外扩张,斯巴达开始是一忍再忍,最终在领土被侵略后,才奋起反抗的。雅典才是战争的罪魁祸首,斯巴达顶多算是反侵略。这就进一步证明了,“修昔底德陷阱”是片面、错误的,伯罗奔尼撒战争是可以避免的,前提是雅典克制扩张野心,斯巴达采取其他手段制止雅典的野心。两大强国相遇也并非一定会爆发战争,只要双发秉持合作共赢的态度,是可以和平相处的。

“修昔底德陷阱”是现代人对伯罗奔尼撒战争爆发原因的肤浅解读,这种结论可以警示强国切勿轻易发动战争,但千万不能被认为是历史的规律。现代国家间的关系和古希腊时期有很大的区别,简单套用“修昔底德陷阱”会容易让大国领导人做出战略误判,造成极其可怕的战争后果。

就比如今天的中国和美国,双方都是超级大国,如果按照“修昔底德陷阱”的意思,双方之间必有一战,这是大错特错的。双方一旦爆发战争,必将是毁灭世界的核大战,这是全人类都不愿看到的。我国是爱好和平的国家,美国虽然爱管闲事,但也不想轻易发动对大国的战争。两国应该加强经济合作、政治磋商,本着为人民谋福祉、为世界谋和平的意愿,推动社会的进步。外国政客应消除“中国威胁论”,用事实反对“修昔底德陷阱”。如此这样,大国间才能和平相处,世界才会更加美好。

作者:礼部尚书,鱼羊秘史签约作者。鱼羊秘史经授权发布。

版权声明:本文由「鱼羊秘史」原创制作,并享有版权。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欢迎转发朋友圈。

一个“陷阱”影响后世2000多年,并还在持续产生影响由 admin 发布于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