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拥抱新零售,才能做被市场需要的商学院

“再过20年,如果还是抱着一成不变的东西去讲课,商学院就不再被需要了。”

此语出自浙江大学管理学院院长魏江之口。近日,在接受FT中文网采访,谈到中国商学教育“长期稳定的学院经典与不断跃进的商业现实之间的矛盾”时,魏江抛出了这一观点。他认为,商学院如果希望“被需要”,就要积极地拥抱像阿里巴巴的新零售这样的企业创新前沿,主动跟企业建立联系,亲身参与到真实的商业管理中。

看似“危言”,但绝非危言耸听,认识到这一点的也不止魏江教授一人。2017年底,美国“颠覆式创新之父”克莱顿·克里斯坦森在接受《哈佛商业评论》采访时,也说过类似的话:“再过5到10年,我们将看到美国一半的商学院破产。”这句话的背景,是在哈佛商学院喊出“管理教育即将被颠覆”的口号14年后,申请这座世界顶级商学院的人数逐年下降。需要对此负责的,毫无疑问,包括疯狂涌现的各类“公司大学”以及大规模在线开放课程。

中国商学院处于窘境

中国商学院面临着更多问题。有媒体报道,财经作家吴晓波曾经直言中国EMBA教育最大的问题是教育质量提升不足,有些商学院的EMBA更像一个俱乐部而不是严谨的在职教育平台。国内多个商学院院长曾经公开承认,他们所在的商学院“现在培养出来的只能是职员,不会是真正的企业领袖”。

导致这种结果,与国内传统商学院与企业最新创新距离太远,课程内容与实践脱钩严重更为相关。对很多企业参加商学院培训学习的员工而言,高校或传统商学院能为他们提供的产品,除了此前还含金量较高的学历文凭之外,徒有形式上的合作意义,实质上对于他们业务的提升与指导价值,已形如鸡肋。

反观传统商学院模式之外,仅仅在中国,网络大学、企业大学、培训营、私董会等准商学院机构,已经发展得异常迅猛。由马云牵头办学的湖畔大学,第三期学员的录取率是4.07%,号称比全球竞争最激烈的斯坦福本科还低。与此同时,其他互联网公司也创立了自己的类似机构。

类似变化不止出现在商业领域。一个相当相似的例子是新媒体出现后,国内很多媒体专业的研究机构,对行业发展、产品开发的研究与掌握,都极为被动,甚至部分地放弃了行业内的话语权。

同样,在整个教育领域,包括“网上公开课”等新的教育形式出现后,也对传统的教育模式形成了冲击。限于各种条件限制,这种冲击虽然对传统教育模式造成颠覆,但对传统的培训式教育产业,已经开始产生深远影响。

在现代公司,由于以钉钉为代表的智能移动办公平台全面进入公司治理,公司管理的扁平化倾向越来越明显。扁平化的前提,就是移动互联应用,使信息的有效传达、协同化、即时性,都得到了保证。同样,受益于类似的前提,无论是在商业领域还是教育领域,某种“扁平化”进程也在加速,如果研究者沿袭旧有的信息传递通道,既有的信息获得途径,实践会迅速把他们抛诸身后。

传统的商业模式已经不能适应社会的发展,商学教育这一“社会精英平台”也必须与时俱进。企业内部研究机构正在悄然替代那些曾经名声响亮的商学院的相当大一部分角色,成为社会创新驱动的起点。严格来说,这也是“互联网+”在这些领域的深入实现。

深度拥抱创新是商学院求生之道

商学院存在的价值所在,也就是其变革求生的落点所在。其一,在研究,其二,在人才。

在这两点上,传统商学院所面对的问题是一致的:距离最新的企业创新太远。要想让自己的研究能够体现甚至指引企业的最新创新实践,要让自己培养的商业人才,匹配企业的现实需求,商学院就要离企业创新的一线近些,再近些。

魏江以阿里巴巴的新零售为例,说明理想的研究机构与企业的关系形态。而新零售也确实是中国互联网企业创新的最前沿阵地之一。在6月12日的一场例会上,商务部表示,当前中国网络零售市场发展快速,强有力拉动消费增长。除网络零售外,以阿里巴巴新零售为代表的新业态不断形成新的消费热点,正在加速引领中国消费转型升级。

新零售并不是传统零售的简单升级,是综合性、全方位的升级,包括大数据、人工智能、智慧物流、机器算法、云计算、深度学习等技术在商业场景中的具体应用。

“盒马鲜生”就是这些应用的典型代表。它们不仅在最大程度上整合了多领域的技术应用,也大幅刺激了市场需求。例如杭州市民每天在盒马鲜生抢购的绿色时蔬枸杞头,本是南京人最爱的野菜,平时由上海的蔬菜种植合作社供货,种植地则在宁夏银川。在三公里范围内,因盒马鲜生而来的“盒区房”概念,定义了人们对高品质生活基础设施的期待。

在6月12日,大润发宣布,全国已有100家大润发门店完成新零售升级改造。大润发门店的新零售改造,借鉴了盒马的悬挂链系统、接入了盒马的物流接单能力,同时运用数字化的门店运营管理系统。改造完毕后,家住大润发周边3公里内的用户可以通过手机淘宝“淘鲜达”在家下单,送货到家,价格与大润发门店的商品价格完全一致。

魏江在采访中介绍浙江大学管理学院“转型”经验时,用“走进来、走出去、做平台”来概括。其中的“走进来”,是邀请阿里巴巴、海康威视这样的企业的专家走进校园,担任研究员、讲师;而“走出去”,则是鼓励教授们主动跟企业建立联系,亲身参与到真实的商业管理中;“做平台”,包括与阿里云合作成立了数字经济研究中心,双方共同研发课程、设计学生的培养模式。

这些动作,都是在缩短商学院与企业的距离。

由于今天商业知识的更新迭代,以令人眼花缭乱的速度进行,以往四平八稳的知识传播和生产方式,必然受到越来越大的挑战。

对于新零售这样的企业创新探索,传统研究机构如果按照原有的研究模式,不要说提出有指导性的建议,就是做到对既有的产品、流程进行准确的记录、剖析和理解,都属难能。如果没有到现场,甚至只能纸上谈兵,从理论到理论。

理论可能是灰色的,但商业实践之树常青。无论对传统商学院还是各种新涌现的商业教育机构来说,主动拥抱新零售这样的企业创新前沿,是避免理论研究、课堂教学与实践脱钩的必经之路。中国互联网经济在最近十年实现了对世界先进的赶超,中国商学教育的理论与教学,也可以藉此实现自己的追赶与超越。

深度拥抱新零售,才能做被市场需要的商学院由 admin 发布于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