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痛苦,没有好处!狗狗断尾真相全披露

原标题:只有痛苦,没有好处!狗狗断尾真相全披露

关于断尾这个话题,尽管各种各样的抗议声音日益高涨,但是仍然有很多人坚持截断纯种幼犬的尾巴。

这种奇怪的做法是怎么开始的?为什么有人觉得这种异常残害是可取的?

断尾(docking)是什么?

这是将狗尾巴整条或大部分截除的外科手术,通常在幼犬4天打的时候用剪刀截除。

手术者会紧握要切除位置的尾巴皮肤,然后向幼犬身体方向用力拉,这样在切除结束后,就会有多余的皮肤可以盖住残余尾巴的尖端。

也有使用紧扎导致血液不流通,尾巴后部坏死脱落的残忍方式进行断尾。

手术者会将母狗带离现场,避免它听到孩子的惨叫声。

尾巴截断后幼犬被送回妈妈身边,多数情况下狗妈妈会舔舐幼犬的尾巴残肢,然后继续喂奶。

少数情况下,幼犬会休克死亡或者失血过多死亡。

几天的生命就要遭受这样的残忍对待

在发达国家,有许多的团体组织对此行为抗议并推动立法,例如“英国防止虐待动物学会”、“英国皇家兽医学院医学会”。

现在已经严禁对狗狗进行非治疗手术的“欧洲理事会”以及支持欧洲理事会立场的英国政府。

但是就说英国,目前一年仍有超过50000只幼犬遭到断尾,从大型的古代牧羊犬到小型的约克夏犬,波及超过40个品种。

支持断尾的养犬者对于延续这个野蛮的惯例提出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许多品种狗的“狗展标准”都要求断尾,如果不断尾他们的狗狗就永远无法参加各种大赛争夺冠军。

但是在压力之下,连“英国畜犬协会”都正式公开宣布断尾处理应以自愿方式为之,不论传统狗展标准为何,任何竞赛皆不应以狗拥有完整尾巴而判处犯规。

连为了流行、美观和品种标准外观的理由都不复存在,连狗展单位都不支持之后,支持者就少了一个依靠的理由了。

认为残缺尾巴更美的,是不是和当年喜欢女人裹脚一样的心理?

绝望之余,他们想到了那些能支持断尾的论点呢?

他们认为,万一打架,可以预防狗狗的尾巴受伤。

那你干嘛不把头给砍了?或者腿全切了,这样不会出去打架哦。

你干嘛不把自己的手指全切了?这样一定不会不小心卡在什么缝隙里掰断了手指。

狼很苦恼:没人帮我断尾,打架该怎么办啊?

还有人提出,认为工作犬在树丛中移动时会扯伤自己的尾巴。

有兽医认为这是无知的扯淡,不管这兽医的评论是否精辟,这种理论还存在了很长的一段时间。

首先大部分被断尾的犬种实际用途已经远不是工作犬而是观赏陪伴犬,

再者狗狗还不懂自己夹着尾巴走路?

难道一个男人会拉开裤链刻意勃起然后趴在水泥地上匍匐前进?你干嘛不把儿子的JJ都切掉呢?幼儿时期在地上爬会刮伤的!

所以不管是为了所谓的美观、纯种犬标准等等纯为了取悦人类取向的自私需求之外,是不是已经很难找到合理的理由了?

很多事情能延续那么久,还不断有人坚持着却说不出理由,是有历史原因的。

我们先来看一个貌似不太相关的故事:

二战时期,英国空军有一项规定,战斗机的真皮座椅必须用骆驼粪来保养。

某一天,由于骆驼粪短缺,很多战斗机不能做保养,有一个士兵想到能不能用其他的东西来代替,但是被战友嘲笑到:既然部队规定必须用骆驼粪,就一定有他的理由。

然后这个士兵就没再提这个事,直到有一天,一位参加过一战的老兵来到部队,看到这番景象就问:你们为啥还用骆驼粪保养皮具呢?

士兵答:这是部队的规定啊。

这位老兵就讲到:当年在北非作战,有大量物资需要骆驼运输,驾驭骆驼用的皮具是牛皮的,骆驼闻到这个味道就不干活了,于是士兵们用骆驼粪擦拭皮具,好掩盖上边的牛皮的味道,这样骆驼闻不到牛皮的味道就能正常的干活了。

这是一条一战时期的正确做法,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到了二战这个方法还在用,并且已经完全变换了原因,变得不知所谓。

寻找世界上最古老犬类相关书籍的学者发现,最古老的狗书是一位活跃于公元前一世纪中期的罗马农学家柯卢米拉(Columella)所编写的。

他指出,应该将40天大的幼犬尾巴咬断并将尾巴肌腱拉出来,以避免它们染上狂犬病。

这个离奇的预防措施是基于狂犬病是起因于狗狗体内寄生虫的误解。如果把狗尾巴咬掉拔除,尾巴肌腱会露出来,看起来就像一坨微微发亮的白虫。

就是这看似不祥之物的肌腱导致后来这么多个世纪千百万只狗狗在幼犬时就失去了尾巴!

随着时光流逝,新的断尾理由取代了这个错误的医学手段,但是断尾的行为已经根深蒂固,成为公认的纯种幼犬处理措施。

现在你明白两个故事的相关性了。因为这种事情在所有领域都发生着。

做断尾处理的弊端和因由昭然若揭——会严重损及犬类极其重要的尾巴信号系统,这个系统对狗狗的社交关系至关重要。

我们希望有更多人知道,断尾——这种残忍的处理手段是错误且毫无意义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只有痛苦,没有好处!狗狗断尾真相全披露由 admin 发布于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