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新规:小学古文增加55篇!加入【文言文课堂】,掌握文言文学习技巧,每位小学生和家长必听!

原标题:教育部新规:小学古文增加55篇!加入【文言文课堂】,掌握文言文学习技巧,每位小学生和家长必听!

图:“部编本”小学语文教材

语文教材百年来的第七次大换血,终于尘埃落定。

从2017年9月份开始,全国中小学语文教材将统一采用全新的“部编本”(由教育部直接编写),语文教材“有限的多样化时代”告终。

据媒体报道:此次“部编本”教材,换掉了约40%的课文,文言文比例大幅提升。

较之以前的人教版,小学6个年级,古诗/文总数增加了55篇(一年级就有古诗),增幅高达80%;总计124篇,占到了全部课文的30%。初中3个年级,古诗/文总篇数也提升至124篇,占到了全部课文的51.7%。

这是自白话文兴起后百余年来,语文教材中文言文所占比例最高的一次。

面对第七次的大换血,文言文的数量猛增,也意味着学习文言文的难度将加大,如何应对此次的教材大换血,从容应对文言文的学习,成为了每一个家长和学生最关心的问题。

为此,阅读君特意邀请了我们的文化顾问郑连根老师主讲,并由李宗磊老师主持,开展一场关于“如何应对文言文比例飙升?”的直播课堂。

郑连根:

知名学者、文史作家、儿童教育研究者

超级奶爸,他的孩子6岁时就能诵古文十万言

10岁时,遍览科学、军事、历史等书籍

孩子四年级阅读量2000万字

是有名的“阅读写作小达人”

李宗磊:

儿童、青少年阅读引导专家

阅读推广人,教育专栏作家

最靠谱的思维导图 记忆力老师

8年授课经验,帮助3000余名青少年提高学习成绩

为了更好的了解新版语文教材,教给孩子如何更好的学习文言文,这堂课必不可少!

你还等什么!

赶快加入吧!

↓↓↓

文言文在语文教材中的发展从来不是稳定的,在此之前也是经历了六次换血。

我们回顾之前的六次换血:

1、民国时期,小学课本不选文言文,初中再逐渐递增

中国现代语文教育,始于1905年废科举设学堂。当时白话文尚未兴起,故教材课文多是古代散文。

1920年代初,北洋政府受白话文运动风潮的影响,训令:1、小学“国语课”全部使用白话文(语体文),不许选用文言文;2、初中教材白话文逐渐递减、文言文逐渐递增(第一年白话文占3/4,第二年占2/4,第三年占1/4)。这是语文教材第一次大换血。换入的多是周作人、蔡元培、胡适、梁启超等人用白话文所写的文章。

民国长期实行“民间编写、教育部审定”的教科书制度,故各家出版的语文教材,所选课文并不一致,惟白话文在各家课本中普遍居于优势地位。当然,也有反对的声音,发生过多次激烈的文、白论战——反对的理由大致有二:1、白话文的发育尚不完善,在承载文学表述、学理阐释方面尚嫌不足;2、因主官个人惯性,公私机关的文件往来仍多用文言,学生毕业后因工作需要,多选择再次进修文言文。

2、1950年代初,《背影》被踢出课本,文言文也几乎完全退出

第二次大换血,发生于1950年代初。具体的换血方针,如1951年7月出版的“初级中学语文课本”之《编辑大意》所言:“无论哪一门功课,都有完成思想政治教育的任务,这个任务,在语文科更显得重要。”

此次换血,很多传统名篇被撤出语文教科书。最典型的例子,是朱自清的《背影》。该年,有中学语文教师在《人民教育》上刊文批评《背影》与当前政治任务矛盾,课文没法教:

“这课书,在今日青少年学生面前,抽象而颓弱地渲染着一个父子之爱,是与当前三大政治任务——抗美援朝(参加军干校),土地改革,镇压反革命——相矛盾的。假若将背影的思想感情在今天向学生渲染得太深的话,那么就可能使本想参加军干校的同学,或感于父母年迈而迟疑不前。也可能使地主或恶霸地主家庭出身的学生,在思想感情上无故勾起‘家道中落’或‘失父之痛’一类的无谓的纷扰,这是不言而喻的。再者,……光就朱自清那三次感情脆弱,有点林黛玉式的下泪,就可能给感情尚未完全成熟的青少年学生以不健康的感染。在伟大的毛泽东时代青少年的眼泪,只有欢笑的眼泪,胜利的眼泪,以及对万恶敌人忿恨的眼泪。”

《人民教育》杂志的编者按高度赞誉了这篇批判文章,并号召全国语文教师一起来检举教科书里其他“不适当的文章”,遂引发语文教育界对《背影》的集中批判。1952年,《背影》被逐出语文教材,1982年才再度回归。

此次换血,文言文也几乎完全退出了初中语文教材,仅于1952年在高中课本中略有保留,每册教材最末一个单元,选有几篇浅近的文言诗文。

3、1954年,学习苏联经验重拾语言训练,文言文重返高中文学课本

过于侧重政治说教,而忽视语言文字运用方面的训练,引起了苏联专家的批评——1953年,苏联学者普希金在观摩了北京市女六中的一次语文教学后,发言指出:这节课“语言和文学的因素过分的少”,“在我们的语文课中还存在着一个缺点,就是把语文课变成了政治课,这样就妨碍了语文的发展”。

同年12月,“中央语文教学问题委员会”在给中央的报告中也承认:当下的语文教学,导致“学生缺乏严格的语言训练,在写作中形成语法、修辞、逻辑上的严重混乱,遗害很大。……也没有使学生得到必要的系统的文学基本知识和文艺欣赏能力。”

于是又有了1954年的第三次大换血。

这次换血,学习苏联经验,将中学阶段的语文,划分为“汉语”与“文学”两个科目,分别编写了文学课本和汉语课本(人教版),分科教授。文学课本选用了一些名家名作,政论时文的比例有所下降。其中,高中文学课本中的文言文比例达到了4成左右。初中部分则仍以现代文学作品为主,文言文甚少。

按苏联经验编写的《高中文学课本》第三册,从目录可看出古诗文占比很大,政治色彩被淡化。

4、1958年,苏联经验被抛弃,文言文再次几乎从教材中消失

1958年中苏交恶。同年掀起“教育大革命”,语文教材第四次大换血,领袖著作和报刊时政文章大量进入教材,“小学语文课本成了报纸杂志的剪辑,收入了许多喊口号、贴标语的诗歌和文章”。1960年,西南师范学院中文系用“三个月的奋战”编出一套“十年制汉语拼音课本和一至十年级二十册共约三百五十万字的语文课本”。这套新教材的第一册“歌颂‘三面红旗’和培养学生共产主义道德品质的课文占70%以上。”

1958年的换血,使文言文几乎从教材中消失。1960年政策微调后略有增加,但现代文仍占到了各年级课文的绝大多数。1963年教育部颁布新的《语文教学大纲》,要求加强文言文教学,初中教材的文言文要占到全部课文的25%,高中要占到40%。但按该大纲编写的人教版新教材只出版了四册即告夭折。

5、“文革”十年,文言文被最大幅度压缩

1966年6月13日,教育部《关于1966-1967学年度中学政治、语文、历史教材处理意见的请示报告》获中央批转。该报告指示:

“中学历史课暂停开设,政治和语文合并,以毛主席著作为基本教材,选读文化大革命的好文章和革命作品,发动师生揭发批判原有教材。”

第五次大换血后,文言文在教科书中的篇数被最大程度压缩,一册课本往往只保留1~2篇文言文作为点缀,且主旨必须契合现实政治需要,如自《聊斋志异》一书中精选,结果只有一篇《狼》合格能够进入教科书,理由是《狼》这篇课文“可以教育学生提高警惕,识别阶级敌人的阴谋诡计”。

1968年北京市高中试用《语文》教材。从目录可以看出几乎所有文章都与领袖相关。

6、1978年,文言文进入中学语文教材,比例升至22%,稍后又进入小学教材

文革结束后,语文教材第六次大换血。1978年,中、小学生拿到了新的语文教科书。《背影》等“经典文章”被大量恢复,报刊时政文章则缩减至约1/3。语言文字运用方面的训练重获重视,但思想教化功能亦未放松。1988~1990年,高中语文教科书曾将王蒙《论“费厄泼赖”应该实行》与鲁迅的《论“费厄泼赖”应该缓行》同时编入,受到批评后于1991年删去。2000年,有学者对小学语文教科书1-12册进行统计,发现“含思想教育内容”的文章篇数占到了总数的60.9%,“含激发政治情感内容”的文章占到了总数的36%。

文言文也迎来了自己的春天。1978年新编中学语文教材中,文言文的比例上升至22%。据语文教材专家周正逵披露,这个比例是这样定下来的:

“‘文革’之后,……多数人主张文言要学,而且要加大比例。但是加多少合适呢?在教材会议上,讨论来讨论去,最后编写组领导拍板定为22%。

为什么会定为22 %呢?

原来‘文革’前1963年的教学大纲规定最多的时候是40%,而‘文革’期间最少的时候只有5%,一个最高分,加上一个最低分,再除以2,就是22.5 %,稍微保守一点,留点余地,正好是22%。

当时的一位教育部副部长是这次教材会议的主管,有一次他开会时碰到小平同志,小平同志在休会时问他:现在的语文教材选没选文言文啊?副部长说选了。又问选多少?回答说22%。据说小平同志听后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后来这位副部长回来传达了这件事,当时的教材会议负责人连夜召开编写组会议,说小平同志可能嫌我们定的文言文比例小了,要求我们连夜修改大纲,调整比例,补充篇目。经过一夜奋战,我们把比例增加到30%。第二天又去副部长那里汇报,这位副部长听后感到很诧异,说这怎么行,我和小平同志汇报的是22%,你们怎么又改成30%了?这不是变成我的汇报不实了吗?赶紧改回来。于是还维持了原来的22%。

由此可知,语文教材编写工作的决策过程曾经是怎么一回事。文言文假如应该占30%才合理,你就不能定在22%;假如22%最合适,甭管谁皱眉头,你都应该坚持啊。原来在这里原则没用,完全是根据长官意志,甚至是看长官的眼色行事。”

22%这个文言文比例,并不是教育界的“共识”。有人觉得太少,也有人觉得太多;有人主张中学不必教文言文,因为绝大多数人在工作中用不到文言文;也有人“主张学生多学点文言文,可以采用多种教材”(钱学森语)。

但论战并没有发生。因为1981年陈云就古籍整理工作进展缓慢(主要是缺乏文言文功底过硬的人才)提出意见后,中央出台了《关于整理我国古籍的指示》,明确要求“学理工的人也要有一定的中国文化传统的知识,应当同时加强大学的文科教育,并从小学开始,就让学生读点古文。”教育部随后根据该指示,做出部署:1、大学理工科亦开设语文课学习文言文;2、加强中学文言文教学;3、从小学开始,让学生学习古文。

自中国现代语文教育诞生以来,文言文终于首次大规模进入小学语文教材。

文言文之所以在语文的学习中经历了如此多的变数,这其中有政治的原因,当然更多的是国民教育的需求以及文言文自身非凡的意义。

中国的历史悠久,自古就诞生了大量优秀的史学家和文学家,他们的大量作品里,折射出的是我们的民族气节和民族文化。中国文化的底蕴始于古代文学,学习文言文,阅读古文能使人切实接触感染到中国的气质。因此学习文言文的重要一点,是传承,只有继承古代的文化遗产,才能真正做到“古为今用”。

学习文言文能体会到了文化美感。语文课本选材的一些文言文(包括古诗词),都是千古传诵的名家名篇,无论思想内容、感情因素,还是艺术技巧、语言形式都具有典范性和代表性,能直接陶冶学生的修养,提高学生的文化素养。一个对古代文学有一定基础的人,在实际工作中会有得体的表达和行动,也更容易接近成功。它让人充实,不轻浮。

学习文言文能提高语言运用能力,形成自己的创作风格。我国许多现代大作家由于有深厚的古典文学修养和语言修养,灵活地运用古典文学里固定下来的词、短语或语句形式,因而形成自己的独特风格,成为文学大家的。

学习文言文能借鉴古代名家写作技巧。古人写作时是非常讲究谋篇布局,章法技巧的,所写的诗文,无论是立意、构思、取材、剪材、用典、谋篇、布局、遣词、造句以及叙事、写景、记人、抒情、析理、言物等方面都各有特色,古代作家尤其是十分重视文章的意境、结构和语言,通过文言文学习,揣摩取法古代名家,对提高自己的文学修养和写作能力大有裨益。中国有影响的文学大家无一不精通中国古代文学的。

面对第七次的大换血,文言文的数量猛增,也意味着学习文言文的难度将加大,如何应对此次的教材大换血,从容应对文言文的学习,成为了每一个家长和学生最关心的问题。

如何更好的了解新版语文教材,教给孩子如何更好的学习文言文,这堂课必不可少!

你还等什么!

赶快加入吧!

↓↓↓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教育部新规:小学古文增加55篇!加入【文言文课堂】,掌握文言文学习技巧,每位小学生和家长必听!由 admin 发布于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