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凯文与ONE解约昭示了什么?

原标题:李凯文与ONE解约昭示了什么?

5月17日,天津K-1俱乐部发表了一份翻译成中英文的声明,宣布俱乐部旗下三位中国MMA综合格斗选手——李凯文、马嘉文和谢彬,与ONE冠军赛终止合同。

其实早在一年前,2016年1月我在长沙采访当时担任ONE冠军赛CEO崔伟德的时候,就已经预见到了会有如此的结果。

当时崔伟德在和我谈话的时候说道,他们在中国市场的预期是版权,要在版权上赚大钱。

他们认为自己的赛事是世界名牌,UFC在欧美,ONE在亚洲,他们是“东邪西毒”的关系。

去年ONE的创始人尤西堂到中国来开发布会,我在发布会上提问:“你们连日本都没进去,在韩国也不是独大,怎么能说自己占据了亚洲市场?”ONE充其量能说自己是占据了东南亚的一半市场而已。但是东南亚的MMA,在世界版图上的地位,甚至连M-1都不如吧。

此外,我当时还问了崔伟德一个关于留住拳手的问题:

你把拳手培养成功后,怎么能留住拳手?

MMA的顶级是UFC,每个练MMA的拳手,都以能去打UFC为梦想,在你的比赛打出来的拳手,如果跑了怎么办?

崔伟德当时给我的回答简直答非所问,在他的眼里,怎么会有拳手跑:

“我们给了他们最好的发展方向和规划,我们会培养他们……Blabla……”

拜托,职业拳手,职业比赛,钱呢?说点实际的行么?

外国的赛事系统在中国很难推广,因为他们带着自己在国外成功的经验,认为这经验应该放之四海皆准而不愿意本土化,结果就像饕餮一样在长城前撞得头破血流。

K-1环球也罢、RUFF也罢,他们都小看了中国市场,也都不理解中国市场。这就跟改革开放后,那些到中国市场上来淘金的外国公司一样,以为中国每人买他们公司一件产品,那收入就应该是天文数字。

殊不知,中国市场是绝对特殊的,和国际不接轨,有着自己的小气候和特点。

TOP RANK的阿罗姆在上海和盛力世家的老总李胜一起开发布会时,阿罗姆说:

“我们在美国办比赛是电视台给钱的,下周HBO就会给我300万美元,我会办一个有5场比赛的职业拳击比赛……”

但那是美国,不是中国,你要赚中国人的钱,就要知道中国人吃什么。还给我们薯条?为什么麦当劳的营收每况愈下,不如肯德基,原因就在这里。

要想在中国市场上赚钱,要找对人和思路,同时也要知道,就是正确的思路也不一定能够走到底,因为此前没有人成功。而为了成功,首先要有肯花钱培育市场的心态才行。

那种到中国市场上打个矿洞就能挖到金子的想法,是幼稚的。

一份中英文声明引出的

让我们先来看看天津K-1俱乐部的这份声明吧。

这份声明写道:

终止合作关系、澄清双方既有关系、退出中国羽量级锦标赛。

在达成未来协议之前,李凯文、马嘉文和谢彬不再参加ONE冠军赛。

据悉,此次事件是由于ONE冠军赛阻挠李凯文和马嘉文参加UFC的训练邀请。

ONE冠军赛与选手们一直都只是签订单次合同,并非长期性合同,双方最后协商,对于价钱问题ONE冠军赛迟迟没有回复。

李凯文、马嘉文在微博表示:不想出钱还想留着人。

在此之前,中国选手吕振鸿签约UFC赛事,而国内的MMA赛事锐武RUFF以合同问题阻挠,最终把这件事给搅黄了。

优秀运动员一直是赛事、甚至是俱乐部之间争夺的“稀缺资源”。要想合理合法的维护好同运动员的关系,除了人情外,更牢靠的还是法律合同,以及充足的薪资待遇。

针对此次事件,目前ONE冠军赛还没有作出回应,但是不得不说,如果李凯文等三将离开,这对于ONE冠军赛在中国的活动将是巨大的打击。

在我看来,ONE冠军赛阻挠李凯文等去UFC训练营是天经地义的,因为谁都知道,目前在MMA赛事中,UFC的品牌是碾压世界其他赛事的,其正规的操作性,选手的水平和薪水待遇都是一个黑洞,吸取着世界上其他赛事的高手前往一展身手。

美国的Bellator等赛事只能捡UFC吃剩的解约拳手捧,无论是巴西丛林之战还是M-1亦或是其他欧洲的MMA赛事,对UFC都只能仰望。

目前UFC之于世界MMA赛事,就相当于NBA之于世界篮球。而国际体育组织承认的业余赛事WWMMA只有40来个加盟协会,还远远远远不能和国际篮联FIBA相比。

所以,ONE冠军赛阻挠自己的中国明星参加UFC训练营也正常,毕竟在MMA赛事系统中,拳手都是排他性的,UFC也不会容许自己的拳手去参加M-1或者ONE冠军的比赛乃至活动。

不过,如果ONE想占据拳手的独家资源,也要给出让拳手满意的独占资源的待遇来,可是,他们没有这样做。

问一个题外话,ZUFFA把UFC卖给IMG40亿美元,这40亿美元卖的是什么?

有人说,IP品牌啊。

错了,你以为一个UFC的名字就能卖这么多钱么?不是的。

这当中的大头是拳手合同,是UFC手里掌握着的那300多个世界顶级MMA拳手的合同。

然后是过去20年来,UFC积累的比赛视频、数据。

之后是和赞助商之间的赞助金额。

这些才是主要的。

名字始终只是一个名字罢了,拳手资源才是一个职业搏击赛事能够存在的基础。

WBO是四大职业拳击体系中成立最晚的,为什么他能代替WBU和WBF在世界上的地位,成为WBC、WBA、IBF之后的第四大?

就是因为在TOP RANK的带领下,有著名拳手过去打了WBO的比赛,捧了WBO。

1990年德拉霍亚去WBO之后,才真正撑起了这个品牌。

2015年在IBF年会上,一位来自陕西的推广人向我宣传他们做了个赛事品牌IP,要搞中国自己的职业拳击品牌。我给他泼了冷水,这位品牌推广者反问我,为什么中国人自己不能成立自己的职业拳击组织?好像我反对了就是不支持民族品牌,就是卖国贼一样。

我只能和他们说,你们可以的,只要你们出5亿美元让帕奎奥和梅威瑟再打一架,然后再准备2亿美元,让约书亚、洛马琴科在你这个组织打2年,你就成世界第五大了。

赛事和运动员的关系是相辅相成的,赛事提高选手身价,选手也靠赛事来包装,做好了,就如嘴炮那样,可以成为一个共赢的体系。但是,做不好,那就是个糟糕的结果,很不幸,ONE现在就没有做好这个体系。

李凯文的情况和说法

我是因为李凯文才知道的ONE冠军赛,也是因为ONE冠军赛,才关注的李凯文。

3年前,李凯文出现在ONE冠军赛的中国区比赛时,并不比在《武林笼中对》或者《昆仑决》里打MMA的那些选手强多少——他的动作缺乏连贯性,你能感觉到他经常是根据对手的动作被动出招的。

MMA在擂台上的实战情况其实非常复杂,有点类似于下围棋,因为是全接触的战斗,很多时候拳手在场上的前期“布石”和欺骗性安排,就是为了在后面可以赢组合拳。

当时给我的感觉是,李凯文的技术是他跟着师兄弟们琢磨着练的,根本没有合适的师傅教。

这也是中国MMA选手的弊病,没有合适的教练也没有合适的团队和对练对手。

宁广友要去泰国找训练营,姚志奎要去佛罗里达提升自己的实力,都是如此。

李凯文也同意我的观点,他承认现在再看2014年时自己的技术,真是粗糙得要命。

他们俱乐部现在有个黑带师傅卢西亚诺,甚至曾一度来过3个黑带训练教拳,不过训练对手难找,但这让全国自由式摔跤青年赛的前8名在比赛中逐渐成长、成熟了起来。

不得不说,ONE冠军赛成就和培养了李凯文,使得他在中国MMA圈里有了一些名气,这也是我在过去3年来一直关注ONE冠军赛的原因,因为他们真的在中国从0开始培养年轻人。

至少ONE冠军赛没有像某韩国品牌,在本国被UFC挤兑得都没了市场,还到中国来吹自己是世界顶级,在上海请个40岁的日本老头来打比赛,还黑了人家,最后大言不惭地说什么:“我们不搞手撕鬼子的比赛。”

20日中午,我和李凯文通了电话,了解了他的一些情况。

从2014年开始打ONE的比赛,到目前为止,李凯文参加了6场战斗,成绩是5胜1负,李凯文说:

“我对ONE相当感恩,因为他是养育了我的赛事,将心比心,我对ONE是有感情的,但是去年7月2日之后,我将近一年都没有比赛,这让任何人都受不了。”

ONE没有给李凯文安排比赛的原因是钱。

因为他们不能用一个发展的眼光看待自己培养起来的中国明星,没能用一个发展的眼光给这位选手一个符合自己身份的待遇。

众所周知,中国目前的赛事,给选手的出场费和国际大环境之间是有区别的。中国国内拳手的出场费非常高,已经和世界持平甚至高于了世界水平。

以李凯文目前的水平和名气,他如果出来参加国内一线赛事《武林风》、《昆仑决》或者《勇士的荣耀》的MMA比赛,现在可以轻松叫价到6万人民币。

但是在ONE冠军赛,即使在涨了出场费的情况下,他的出场费也还不到国内能给出的一半。

说到这里就想提一下李景亮了。李景亮作为国内目前受到过国际印证最好的MMA拳手,其出场费靠着胜利场次累积,才达到17000+17000+5000美元的水平。

也就是出场费17000美元、胜利奖金17000美元以及额外的锐步广告5000美元。

这是最新一次签约前,UFC给李景亮的报价,也许新的合同还有所增加。

在获得胜利的情况下,李景亮只能拿到大约26万人民币,而且还要去税和各种经纪人、教练费用,真正可以拿到手的可能只有一半。如果输了,他到手的也许不到10万人民币。

但如果李景亮回到国内打比赛,可以一年刷10场小怪,拿到一场比赛税后20万的出场费,轻松KO人后便可拿着中国国旗在擂台上充民族英雄,还不用冒受伤的危险。

李景亮平时的吃穿教练费用都要自己出,所以他在UFC的持续挑战,确实是需要精神和梦想来支持的。

在和李凯文的聊天中,我问了他一个问题:

“如果UFC和ONE最后都谈妥了,都有一份合同放在你的面前,在条件相同的情况下你会去哪里?”

李凯文说,我觉得我还是会留在ONE。

“首先我对ONE有感情,毕竟我是在这里成长起来的,此外,我觉得我现在还不够成熟,需要进一步的磨砺,现在就去UFC不利于我的发展。”

他的回答让我想起4年前,在RUFF锐武赛场外和王冠的对话,当时我也问了王冠相同的问题,你会去UFC么?王冠给我的回答是:“我暂时不会去,因为我觉得我的实力还有差距,我还需要成熟。”当然,现在大家都知道了,王冠去了UFC。

这是拳手对自己的一个清晰定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并且能够为此设定一个目标,在合适的时间和合适的情况下做合适的选择。王冠如此,李凯文也是如此。

李凯文向我透露说,他本月下旬将会去美国萨克拉门托进行海外训练。

“我拿出了自己的积蓄,还向家里要了钱,大概1万多美元吧,多了也没有了,这么大了还向家里要钱,有点糗,但是我会努力提高自己的,我需要让自己提高水平。”

ONE的失误中应该汲取什么

在这次的K-1俱乐部声明中,ONE冠军赛无疑是输家。

再次回到2016年1月的长沙,当时为了采访杨建兵的擂台外减重事故,我和ONE冠军赛当时的CEO崔伟德有过一次长谈。

他在采访中回答我问题时所流露出来的,是一种完全的理想主义化和对中国市场的不了解。

比如ONE冠军赛以为,在中国版权是能卖出钱来的,他们要在中国市场赚版权的钱。

拜托,UFC在中国赚到版权的钱了么?他们确实卖出了自己的部分版权,但是那才能买几斤枣儿啊。

在中国市场,版权先免费拿来让我播是正经的,不论是电视台还是网络,都是如此。

搏击赛事要进央视,除非是和中视体育合作,否则都要掏50万到120万不等的占频费。

就我所知,到目前为止,只有职业拳击熊朝忠、邹市明、杨连慧和裘晓君的世界战,央视是按照国际价格一场5万欧元掏了版权费的,其余的都是你要给电视台钱来播。

这就是中国市场和国际市场最大的不同。

为了在中国市场推广赛事,需要做两点:

一是地方政府给予支持,如果能有这个,你在场馆租赁和安保上就能省大钱,甚至还能拿到省市用来支持国际品牌比赛落地的费用——文体发展基金;

二是要搞定合适的电视直播,这样才能像《昆仑决》进央视一样,找到赞助商给你埋单。

ONE冠军赛在进入中国市场后,确实踏踏实实地做了几场比赛,其擂台呈现水平之高和国际化能力也让我很吃惊,不客气地说,基本上和国内一线赛事的大场面如跨年战持平。

但是,票房是邀请人来看的票房,所有的设计,工作人员都来自国外,拍摄也来自国外,人力成本居高不下。据ONE对外宣传他们在中国市场打一场比赛的制作费高达600万人民币。

这个费用只是给李凯文或者在国内市场不怎么知名的贾巴丹等人搭台,实在是有点过分了。

照理说,如此的投入,在国内几乎可以做一场有4-5个世界顶级大牌出场的站立格斗。

投入高,拳手知名度差,还不知道中国的市场是怎么回事儿。

ONE冠军赛在过去3年里,和RUFF锐武一样,在中国市场扩展着小小的知名度,然后高投入却一直打着水漂。

去年12月,崔伟德将自己的办公室搬到了上海,号称加大在中国的投入,并且对外宣传说他们签约了70名中国的年轻选手要进行培养(这种不按月给拳手训练补助的签约,我认为都是胡说八道)。

但是、ONE的比赛却越来越办不起来了,因为总公司不愿意在中国加大投资,而传闻中的融资也没了踪影。

崔伟德的全球CEO头衔明升暗降变成了国际CEO,创始人尤西堂接过了首席运营官的招牌。

不接地气,不了解中国市场需要什么,这是ONE冠军赛所遭受的重大挫折。

而当下,他们最重要的拳手资源、连自己培养出来的拳手都不能给予合适的训练补助待遇,给予合适的、至少和中国国内持平的出场费待遇,导致亲儿子都要跑了,更彰显了他们在中国市场上的颓唐。

拳手资源的培养和赛事的持续投入是一个赛事在中国市场有可能成功的必不可少的条件。注意,只是有可能成功的必要条件。

希望那些希望在中国成功的赛事可以从ONE和李凯文三将的事件中吸取教训。赛事方要关注拳手的培养,以及拳手合适合理的,和中国市场持平的待遇要求。

就像孩子大了要买新衣服一样,要用发展的眼光看待他们的成熟。

此外,在做大到真的能让中国观众愿意买单前,先别想什么版权了,老老实实花钱倒贴,发展培育市场是真的。央视连中超和亚冠都能不鸟,说不播就不播,别说你UFC或者什么ONE了。

下回我打算写一下,为什么我不看好MMA赛事在中国的短期发展,敬请关注。

(周超,原标题《李凯文与ONE解约昭示什么?要有发展的眼光看待拳手成长》)

《搏击周评》独家稿件,欢迎强力转发,踊跃留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李凯文与ONE解约昭示了什么?由 admin 发布于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