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本能与死本能的争斗持续一生——梅兰妮·克莱因

原标题:生本能与死本能的争斗持续一生——梅兰妮·克莱因

背景介绍

聚焦:精神分析

此前

1818年:德国哲学家叔本华说,存在是由活着的欲望驱动的,与之永恒对抗的是同等的死亡驱动力。

1910年:精神分析师威廉·斯塔克尔认为对性本能的社会压抑与死本能的增长是并行的。

1932年:弗洛伊德称,为获得满足的大多数基本驱动力实际上都是为了对抗死亡。

此后

2002年:美国心理学家朱莉·诺勒姆提出了“防御悲观主义”的观点,认为悲观主义实际上是为了人们更好地应对现代生活的压力和需求。

关于对抗力量的话题一直吸引着作家、哲学家和科学家。文学作品、宗教和艺术中随处可见善与恶、朋友与敌人的故事。在牛顿的物理学说中,一种力量与另一种同等的相反里对抗时会达到一种稳定或平衡的状态。这样的对抗力量也是人的存在的核心部分,其中最有力量的驱动力可能就是生与死。

弗洛伊德说,为了避免被自己的死本能所摧毁,我们利用自恋或自我关注的生本能(力比多)来迫使死本能指向外部,对抗其他目标。梅兰妮·克莱因扩展了这种观点,她说即便我们将死亡的力量指向外部,我们仍旧能感觉到被这种“攻击本能”所毁灭的危险;为了完成这项艰巨的任务,我们必须“调动力比多”。与这些对抗的力量共存会产生内在的心理冲突,是人类经验的核心。克莱因称,我们成长和创造的驱动力——从繁衍到创造——永远与同等力度并具毁灭性的力量相抵,这种持续的心理紧张是所有痛苦的基石。

克莱因还说,这种心理紧张解释了我们内心的攻击和暴力倾向。它造成了爱与恨之间的斗争,甚至从婴儿一出生就出现了。在我们的生本能与死本能之间(快乐与痛苦之间)永远的斗争造成了我们心灵中的困惑。无论怎么样,愤怒或“不好的”情感都可能变成每种情境中的主导。

永恒的冲突

克莱因认为我们从未摆脱过这些原始冲突。我们一生都与它们相伴,从未达到过安全、成熟的状态,而且对暴力的“原始幻想”始终在无意识中探头探脑。克莱因觉得,考虑到这种心理冲突的渗透性影响,传统意义上的幸福是不可能实现的,而且生活就是在寻找忍受冲突的办法。生活不是为了涅槃。

这样的忍受状态是我们能够寄予希望的最好办法,所以克莱因不难发现人们的生命中缺少了欲望或对自己的认可,于是导致抑郁和绝望。在克莱因看来,人类的经验不可避免地充斥着焦虑、痛苦、丧失和毁灭。因此,人们必须学会面对生与死的极端。

梅兰妮·克莱因

梅兰妮·克莱因出生在奥地利,是家里的四个孩子之一。她的父母没什么感情,后来离婚了。17岁时,她与工业化学家亚瑟·克莱因订婚,并放弃了学医的计划。

1910年,在阅读了一本弗洛伊德的著作后,克莱因决定成为一名精神分析师。她自己深受抑郁症的困扰,并且被死亡所笼罩:在她4岁时,敬爱的姐姐死掉了,她的哥哥死于疑似的自杀,她的儿子也在1933年的一场登山事故中丧命。虽然克莱因没有任何官方的认证,但是她在精神分析领域有着巨大的影响,她对儿童的贡献尤其令人尊敬,是她将游戏运用于治疗之中。

主要作品:

1932年 《儿童精神分析》

1935年 《躁狂抑郁状态的心理过程》

1955年 《嫉恨与感恩》

1961年 《一个儿童的分析过程》

本文出自英国DK出版社《心理学百科》

超级奶爸

二级心理咨询师 | 心理动力学治疗取向

中-英儿童青少年心理治疗专项连续培养“中间学派温尼科特理论与临床技术专项”学员

80后新生儿爸爸

精神分析客体关系的实践者

崔永元心理平台《小崔不抑郁》签约撰稿人

心理圈里最懂车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生本能与死本能的争斗持续一生——梅兰妮·克莱因由 admin 发布于

评论 0